忆年少轻狂

推荐人: 芩翼卿扬 来源: 耿美文 时间: 2020-02-17 00:00 阅读:

  窗前,月色落地,微风拂过树影,打动我内心深处的思念,思念我的弟兄军子。在哪读书的年代,人们带着青春的冲动和鲁莽,此时转身,追忆那年少轻狂。

  下课铃声惊醒过来梦中的我,我擦了擦嘴巴的口水,抬头看到军子笑看着我的面容,对我讲声:“臣等,迎候多时了。”

  我弹跳起身叫到:“吃饭時间来到吧?冲!”边说边拿起饭碗冲出教室,引来笑声一整片。

  军子拍拍我的肩膀说道:“课间操時间,弟兄!”

  我用目光望着他,带着埋怨,心想:“如何不把我拉住呀?最少把我这饭碗拿下嘛?”

  他耸耸肩无言,嘴巴却露出笑意。

  楼梯间,人头涌动着,男生女孩挤成一整片,都赶着下楼做课间操。我神速用手在1个女孩的头顶摸去,立刻两手抱碗,等那女孩回头,我双眼看碗,而军子和我走在一块儿,他惊恐地看着我。那女孩给军子狠狠地瞪半个眼,军子欲言又止。首位连击沒有得逞,再次其次连击。我又神速打过相同女孩的头,再次两手抱碗,两眼不离去手上的碗。这下那女孩生气了,转头就对着军子骂道:“你无趣呀?手多脚痒是吧?”

  军子张口看着我,我也连忙找准机会,用无辜的双眼看着那女孩,对着她说道:“军子,这就是说你和我讲的,最喜欢的那种类吧?今下手了?”

  那女孩看着军子脸上个阵红一阵白的,军子则是“啊!啊!”的啊了大半天。看着你还要我出洋相吗?

  返回教室,军子狠狠地打过我一拳,说道:“你小子,下一次也帮我找个漂亮点的女孩要得不?你没了解,全部课间操時间,那隔壁班女孩都用目光在看着我,看得我发慌。”

  我把碗放进抽屉,说道:“下一次再看我笑话,我也并不是找个女孩那么简易了!”

  “如何,你要想找哪些人来呀?”

  “找……老………师!”他做晕倒状。全部班级里,就我的考试成绩在角逐着谁垫底,家里也给了工作压力,此次期末考试再考不太好,干脆卷铺盖回家得了。

  我闷闷不乐的坐在操场上,偷偷的拿支烟出去抽着解闷。军子打过蓝球回来,坐在我边上问道:“如何,弟兄?闷闷不乐的!”

  “唉,立刻期末考试了,你看我这考试成绩……又得和“大奔”争一,二名了。我的天!”说完这话我突然一抬头看到班主任踏过来啦,连忙把烟递给军子说道:“帮我拿下,我系下鞋带啊!”

  说完低头系鞋带,班主任早已走到军子后边了,带着笑容的对着军子说道:“小弟兄,散根烟帮我咯。”

  军子恰好高举着我的烟,看着我系鞋带,这话一听着也不对头呀,他猛一转头,看到班主任,手一抖烟没了。“哎呀,小弟兄,这烟不抽了也别乱丢呀,别引火烧身。”

  “老师,我……我觉得是………我早已引火烧身了。”

  “明日到我办公室来找我!”班主任丢句话走开过。

  我又用无辜的目光看着军子说道:“如何那么巧呢?我觉得就是你帮我还在背黑锅吗?弟兄,简直难给你了!”

  “苍天呀!大地呀?我咋那么背呢?”军子两手向天,作出朝拜情况,我又笑了,确实憋不住。军子简直憨厚的能够 了,来源于农村的他,全身纯朴的质量,在我的领着下也渐渐的多些幽默和灵动了,就是说这头脑转得速率還是比我慢了点。

  正为这将要到来的考试担心,偶然间一名老师要复印物品,正巧我经过,她捉住我当了义工。我不情愿的赶到二楼的复印室,帮助复印复习材料,简直老天作美,一名老师也已经复印物品,我偷瞄一眼,“我的天,考试卷!”

  这老师也警醒性高,回头看到我讲:“复印?”

  “嗯,王老师要我帮她复印点材料。”

  “你先吧!”那位老师把复印好的卷子拿开梳理,偏偏忘了自己了放进最上边的这份复印件。趁她低头梳理的空隙,我一柄把那份考卷丢来到复印机的最底下,地上和复印机相连的缝隙间。随后不慌不忙的再次复印,忽然那老师仿佛反映回来一样,回头我这边找半个通,又跟我说看到没。我毫无疑问是说:“沒有,将会老师你拿过去吧?”

  这老师也精怪,检查了我全部复印件后才要我离去。我长长地舒半个口气,心想:“无论咋的,要把这考卷偷回家。起码考试不容易垫底了。”

  历经考察,我发觉复印室的1个窗户沒有防盗网,外边又有根大水管根据那边,要是能爬上来,就能取得那份我藏好的试卷了。可是来源于大城市的我一些胆怯,并不是怕拿试卷,只是怕摔死。军子能够 呀,他那身子骨、他那身型、加上总在家里里练农活,爬个水管并不是小菜一碟。难题是如何去说服他,他但是沒有偷试卷的胆。我们班花叫秦儿,长得可漂亮了,考试成绩又好,非常是理科考试成绩,我也想:“这女孩如何就生了个理科生的头脑呢?按道理该是文科非常好嘛?”人们班上的男生都喜爱她,争着和她套近乎。但我就是除外的,由于我嘛哪些毛病常有,就没这软骨头,本事沒有却还要女孩面前傲气得很,偏这种女孩又喜爱和我打交道,正中半个句:“男不坏,女不爱!”

  这天吃了午饭后,同学们们都会寝室闲聊,聊着聊着,我也把话题讨论往班花的身上带,这话题讨论一来,全寝男生个个精神饱满了,七嘴八舌的各抒己见。我话锋一转,把握住个机会讲过句:“听秦儿的朋友小雯说,此次期末考试假如有哪个男同学们的数学能考得过她,新学期开学请他看影片。”

  “确实呀?”

  “我不相信!”我讲:“不相信拉倒,小雯但是我的红颜知己,她说的也有错?”

  “那都是,这小雯对周翼但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呀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大伙儿都笑了。我偷偷的看过军子一眼,这家伙若有一定的思。

  夜里,军子跟我说:“你说假如我数学考过可秦儿,她会请我看影片吗?”

  “有自然的,就怕你考但是她。”

  “那都是,”军子一脸沮丧。

  我笑着对他说:“弟兄,别怪我不仗义,假如我可以给你数学考过她,你信不?”

  “切,我才不容易信,你那数学学得比我还差,只有在梦里想想咯!”我偷偷的把我的方案告知了他,他一脸懵逼相,然后又跟我说:“考过她,真能和她看影片?”

  我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絕對!”

  某天入夜,寝室熄灯后,约莫已过某些時间,我和军子翻墙而出,赶到了复印室的正下方。人们大白天就看来已过,军子往手上吐了把口水,刚开始顺着水管往上面爬,我拿个小手电给他打过点光,幸好月色还亮,照着我和他那焦虑不安得冒汗的脸。就在他要爬进窗户时,不当心打翻半个盆花,“啪”清脆的声音在这里夜晚格外的突显。我脚一下下软了,他灵机一动“喵喵喵”地叫出几声,像极了猫,還是发春的那类。我一下下缓过气来啦。随后,试卷取得手了,人们圆满的返回了寝室。拿着那份试卷,军子手都发抖了。我偷偷的问他:“你学那猫如何那么像呀?”

  “弟兄呀,我妈在家里养半个窝猫,你说我如何能学不像呢?人们农村耗子多。”我笑了,他说:“你如何还能笑算出?我必须虚脱了。”

  这下,我可神气了,起码本期末考试无需垫底了呀,军子拿着考试题做着研究,有好些题不容易,他就只能请课堂教学习好同学们,偏偏就坏在这里了,期末考试之后,既然有同学们向老师举报说考试前,军子问过他一模相同的难题,但是这军子又讲义气,把题型泄露给了好多个同学们,这一传十,十传百的,我的天,全年纪数学是史无前例的拔尖呀!最终校领导一声令下,全年纪再次补考数学,我有得和“大奔”争到数一、二了。以便这一我把军子狠狠地骂半个顿:“你看着你,好不易天福良机,你到处去讲哪些义气,这下好啦,你也别想和秦儿看影片,我呢?或许卷铺盖回家了。”

  最终,院校還是把这事给纠查究竟了,我和军子留校查询1年,坐在院校周边的山坡上,看着蓝蓝的天上,2个难兄难弟又在想着回家去该如何应对家人的质问,简直头痛。忽然,军子双眼发光,拍了拍我,说道:“看,看,是秦儿耶,穿着裙子真漂亮。”我立即晕倒了。此时追忆着那年少的轻狂,冲动的个人行为,鲁莽的后果一些挺难为情的。谁常有新年少,谁都炫扬过青春的时光,嬉笑中共度,教训中成才。难以忘怀的依然是深深地的情谊,纯碎的情感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