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写景散文 > 清明雨中

清明雨中

推荐人: 昶姝 来源: 耿美文 时间: 2020-02-17 00:00 阅读:

  群山睡醒过来,看起来很惺忪,在这里若隐若现的睡意里,它又几回被清明的雨儿淋得湿漉漉的。在清明节几日前,来啦1个黑衣的顾客,年纪并不大,手握一条漆黑的笛子。他就那样,坐在草丛里,坐在坟前,连夜不歇的吹奏着那不知道名的曲调。天宇转换着,迎合着他的内心。他的心正如那杆漆黑的笛子,莫名的哀恸。

  我不清楚他到底是谁,为着哪些缘故,可是他的情感却听来到我的内心面。我觉得有过多的铅沙浇筑着我的生命,我的生命正落向莫名的黑渊,我的躯体正被可怕的吸力牵扯。殊不知我却也做着莫名其妙的叹息,好像哪个人就是说我,我也是哪个人,我正处在一类茫然若失的境地,可是我反感、却又沉迷这类氛围。

  他的笛声很清冽,好似故乡的五粮液,叫人禁不住要想吮吸。一样也很雅致,一直徘徊在我的家门,在这里天宇下,在这里群山中……我一直见到这缕溫柔的惆怅的笛声在我的内心飞远又飞近。当它飞远的那时候,好像穿透了光亮的天,把这任何的忧伤流放进了太空,我想要只能太空才可以承担那样的伤感之情罢!当它飞近的那时候,真是触触到我的生命,它解散了我封禁在本性上的内心共鸣点的枷锁,因而我还在他的笛声中恸哭。

  笛声的波浪流向我的手心,又在我的内心里流淌。乐声带着他哪部抹孤独的身影,在我心里好像变成另外自我。他年纪并不大,我认为至多二十五岁,但也同我相同,嘴上长满半个圈代表沧桑的胡子,远远地依稀由此可见。但他的确有才,不管是工作能力還是毅力。持续三四天吹奏,偶尔吃点物品,一般人是做不上的,都不了解那墓葬里的是他的哪些人。

  最后天,宣布清明时节了。今日天色算不上差,沒有唐人诗中的那样天气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。光亮的天穹,略带一点儿忧伤的愁云,本该想象着有几点愁泪,可直至傍晚仍未出現一切雨滴。这类淡淡的忧伤迅速就被春風吹散了。前去扫墓挂青的人脸上也总洋溢着丝丝笑容,仙人虽逝,可子孙旺盛,后辈们小优异小优异,甚为欣慰。

  那黑衣男子的笛声依然响着,在火炮声中时断时续,不像一切痛苦的呻吟,倒好似滚滚江河,奔腾着咆哮着不屈的抗争着。我可以体会到他的意志,那类意志震撼人心内心,好像要摆脱天堂的宁静。他的曲声跟我说,他是一头孤独的鸽子,一头丧失了亲人的鸽子,他很孤独,必须1个盆友!

  我听来到,也听懂了。几日来,我都立在这二楼的阳台上,与他遥遥相对性。我手上尽管拿着一本书,双眼里却只能哪个坐在草丛里的背影。我坚信他相同见到了我,由于他的曲意越来越对于我,我可以够把握住他此时的情意。他盼望着我这一盆友,一样,我也在等候着……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