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南澳鹅公湾记

推荐人: 绾尔青丝 来源: 耿美文 时间: 2020-02-17 00:00 阅读:

  翻群山以寻目地,穿草木以觅道路,历艰无法达终点站,体刺激性以结旅途。

  至山下时,人人精力充沛,誓欲超过目地。山路崎岖,幽窄几不能通,引路有蛛网虫蚊,行路有锐叶伤人,不禁高呼:行路难,行路难!草木淹没头上,山势渐增高,气喘吁吁也。及于平坦处,登峰而望,莫言此山高就,更有高过此山者,呜呼哀哉!再次爬山,竹丛埋人,绿木荫身,恍恍惚惚不知道何处,真有"只再此山中,云深不知道处"之感。翻过一山,则又有一山耳!恰似无限无尽,连绵不绝,值最后山腰,会师同僚,相与沟通交流,互述感慨,有惺惺相惜之韵味。稍作歇息,迈步前行,不时即将到来山顶。秃秃无杂树,皆风化之岩石颗粒,滋滋有滑落之险。会当山顶,总览众小,油油然生出贡献感来。不亲登览,不知道登高之乐,纵受疲累之苦,回望亦多征服之感矣。

  下山疾,然失于路,竟至悬崖山壁,且吾不慎跌一跤,悲也。故沿路回到,仍不算出。因此派两人寻路,许多人林中歇息,熟料久无音信,许多人担忧。深山长谷,手机上无数据信号,没法联络。又候之,不时大声呼喊,终有信,带杂草丛算出于大路,许多人无不有原始归来之侥幸。

  即将到来海边,有路奇哉。上缠绕藤蔓,下巨石斜坡,前行亦难。攀附而下者,约半里路,所用时间都不少,许多人相扶助,方至山脚,訇然有波涛汹涌。疾走之。

  对于出林木,听涛声,看海浪,远天一色,万波如顷。激动欣喜之情,跃然于外,迫不及待,涌向海滩。其时也,真乃海风拂面,而不觉熠熠日烈;涛声入耳,而不觉迢迢远途。是时,置挎包,除鞋袜,争先恐后。溪泉之水以涤面,碧海之水以濯足。山泉之凉,足矣消暑,海水之蓝,胜比青天。嬉戏摄影,踩沙踏浪,不亦快哉,不亦爽哉,不亦妙哉!及三刻,恐日暮,少做梳理。许多人渴极,乃引山泉解,余掬而尝之,通道甘冽,故集济满瓶,恨不可以多携,随后离去。插补一则,供君一笑:装水时,美人柔荑共吾黑手一双,颜色分明,余不禁赧然。

  焦岩挺立,乱石杂生。有巨如万斤者,棱棱角角,线框分明,不知道何年何月;大如斗、小如球者,无有棱角,俱呈卵形,盖因海浪日淘之。鱼贯某列,慎重前行,间有弹跳,见石隙穴罅甚大,而落足尤稳,不知道缘故。平缓处,则大步飞跑,蹦跳如猿;艰险处,则提心吊胆,前后帮扶;逼仄处,只合身型娇小者,堪堪而过;开阔处,即便膝有麻烦者,得足以行;升高处,纵七尺男儿,亦难攀缘;陡降处,然腿长欧巴,又有何用?回旋处,上下绕进,上下腾挪;无进处,岩重石复,及暗又明。可谓惊险刺激性也,非身历而不能体会之。

  日色赤如金,夕阳矣,吾等仍路途遥远,不禁心急,恰有快艇一,盘桓海面,呼喊而成,欲乘以离去。只怨价钱不适,三番争执,亦不谐,其人屯货居奇,实为可恼,徘徊不前,终妥之。人于快艇上,风大,水快,激动而欢呼声不绝,一刻钟后靠岸遂归。

  此外,今天另有一事,足矣记之,开车司机陈师傅者,为人微胖而和善,激情洋溢,且颇健谈,几为吾等导游尔,指点风景,接送快速,价钱公道。若二次至,当再召之。

  同游者,龙华晚街、上沙小强、大兴无泪、新洲美清等十三子,丙申年四月初九日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