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幽瓦屋山,脉脉雅女湖

推荐人: 秋水翁 来源: 耿美文 时间: 2020-02-17 00:00 阅读:

  说起去瓦山湖(当地人称瓦山湖,书名雅女湖)去玩,有3年前的事了。因为考虑到路途遥远,時间不足充裕,因此这一拖就3年过去。

  时至端午,老婆与孩子商定去瓦山湖去玩,一则能够 赏景洗肺;二则可考虑我垂钓的爱好。因此全家人心愿足以保持,便一拍即合。

  二十十六年6月9日,天公不作美,并不大不小的雨,却整整下半个天。老婆孩子说:“纵有风雨,也难挡人们一家往前的决策。”因此,驱车走邛名髙速,一路上且歌且行,美景自在内心,管它风雨怎样逞能?中午时分,抵达柳江古镇,匆匆吃过午饭,再穿林海,跨玉屏,一路上上车行蜿蜒,山路斗折蛇行,山中雨雾缭绕,山景明灭由此可见。山路两边,翠竹丛丛,杉木参天高耸,山泉阵阵,汽车在山中穿林破雾。移步换景,十步之遥,就是一处好景致。因此心里感叹:好山、好水、好景色!

  下午四时,人们方才抵达瓦山湖,因为下着蒙蒙细雨,山中好像黑得早些——那群山,那湖水都会细雨当中,见不得真相貌。因此,安顿好吃住后,便沿王坪集聚地走,想见一见雨中的瓦山湖,只见那湖面升腾起的雨雾,把全部湖遮掩得朦若隐若现胧,不可以见那湖究竟是何种样儿。耳边只听见湖面的游渡之船传出“轰轰隆隆”的声音,忽儿远去,忽儿近听。这一见,不免心里怅然:期望明日是个好天气。因此,转回酒店,早早吃过晚饭休息。心想,梦中也许会有那美丽的景色:山之幽幽,水之款款。

  其次日,天果真放晴,零晨五点,兴奋之余,推窗远望。啊!那心里的山,神交的水,早已显显现出轮廓来啦。瓦屋山就在我的正正前方,雄壮威武;瓦山湖就在脚底,神密静默。

  远眺山际,一整片奇妙的天上。天上云彩白中带黄,如鱼肚之白,不断转变,如幻如痴通常。山在暗色的晨雾中,只有看到山沿的线框,连绵起伏,高低交错。而山体却仅仅黑黑的一整片,如同到底是谁用墨水浇铺的通常,黑得确实,暗得深沉。

  及至早上六时之后,山后初阳东升。那晨曦的光辉被山顶所挡,只见长空之云彩蓝白相间:蓝天广袤无垠,一团团白云悬浮在其中,宛如深蓝色大海之中翻滚着乳白色的浪花。那白的云彩在晨风中不断地变幻,时而舒展,绵软如雪,恬静安详;时而卷起,风起浪涌,波涛滚滚。而远处的长空,白云渐少,只能淡蓝的天上与峰峦相接。

  山与云彩的交接处将会是阳光的照射之故,看起来更光亮和透彻。那颜色由淡蓝到绿到墨绿,非常好地从长空衔接到山尖。这时远望瓦屋山,那阳光恰好直射于山顶,山形便全然呈现在我的面前——初看,正如两片瓦片;细瞧,也如家乡修筑的瓦房相同。

  山中几条白亮的带子从悬崖峭壁处倒垂而下,在山石与绿树的衬映下,格外醒目。定睛看了,原先是几条瀑布,从山顶倾垂挂来,由于相隔太远,只有看到瀑布的外观设计,不可以听见瀑布的声音。我想要那林深幽谷处的瀑布,从那麼高的悬崖处飞流而下,那震憾必须是响彻山谷的。因此想到进山时见过的《瓦屋山赋》里有那样的句子:“其水则崩流喷玉,地底雷惊。阿耨之池通宵汉,恒河之泻漾金绳。”由此可见瓦屋山的瀑布非相同般。仅仅确实可是,因为瓦屋山风景区改造,不对游人对外开放,又只有怅然于心。

  瓦屋山脚底,幽林与绿草互生,绿草边沿,就是那瓦山湖。高处俯看那湖,湖墨笔画绿——这与我平时想像的高山湖泊深蓝色的水色不同。我还在想,将会是山中林深,倒映入水之故。

  晨光中,那湖光山色,交相辉映,山水合为一体,一时也分不清哪儿是山,哪儿是水!看水面,晨风起,微波不兴,涟漪层层。游船、渔船荡于其间,在水面上划起长长的波纹,这景致,只感觉,舟行碧波上,人至画中游通常。

  走近湖边,立于湖面,极目远眺,湖面平阔,乾坤长空,水天一色。那水色又越来越灰白,一层层一层层,我认为有布的帘幕,横竖的经纬和多元性清楚由此可见。可细心看了,分明是天上的白云映入水里,与水混为一色,因此才显显现出灰白来。微波处,一漾一漾,因此展现出布的纹路来啦。

  晨光当中,远望瓦屋山,近瞰瓦山湖,山之幽静,水之脉脉。云雾绕于山中,碧波荡于湖中,感叹上帝之奇妙,天地之奇景矣!

  这时此景,人与山,人与水,相融相近。仅仅感慨:人生如景否?实际上要不。宏物华于乾坤之远大,渺人生于沧海其一粟;念乾坤享万世之悠远,思人生寄蜉蝣于每天。故浩浩然涤荡于胸间:庞么?辱否?何其道哉!

  二十十六年6月十一日于启明

  编辑评价:

  《幽幽瓦屋山,脉脉雅女湖》是一篇文章美好绝美的游记主题,景色旖旎,描绘如画,抒情似诗,既陶冶性情,又启迪心智。作者笔墨点石成金,惊鸿一瞥的雅意情志,使人觉得这篇文字产生的真正体会光彩夺目,甚为仙境。游览亲身经历拟或亲临其境,体会身同。浸墨留香,芳菲落英。赞文笔洒脱凝练,景物小故事,挥毫染就,文采哲思,现实美好交融,浮心沉珂,装点人生高远人生境界。好文佳作,开卷有益。力荐赏阅此美文!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