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美文欣赏 > 写景美文 > 荷兰鼠

荷兰鼠

推荐人:陈江生 来源: 耿美文 时间: 2020-02-26 11:52 阅读:

   历经我的软磨硬泡,母亲帮我买半个只荷兰鼠。
    荷兰鼠简直讨人喜欢极了。尖尖的耳朵,水灵灵的小双眼,小小嘴,黄、白、黑、灰集于全身,和耗子、田鼠等不一样的是它沒有尾巴。
    荷兰鼠刚到我家的那时候很陌生,哪些都不吃。之后和我了解起來,就狼吞虎咽地吃起來,它从来不挑食,苞米、白菜、肉、熟鸡蛋、爆米花和水果这些全是它的最喜欢。有一回,母亲在笼子里放半个个iPhone,我才发觉,荷兰鼠吃食上与众不一样,它是用二只前爪捧着吃,传出的声音和人没有什么两样。就那样,我和荷兰鼠变成形影不离的盆友。有时它故意藏在墙角边上的桶后边,等着我去抓。有时我拥有苦恼,它便跑回来“啾啾”“啾啾”地叫着,仿佛在说:“小主人家,别为苦恼的事而不动心了,来和我一块儿玩吧。”这时候,我早就把苦恼抛到九天云外了。
    有一回,我把一棵苞米往上面扔,它张着小嘴站起來竟接住了,比电视里的杂技演员绝不逊色。
    也有每天夜里,天气有点儿凉发,我刻意把荷兰鼠住的“屋”铺到了一层层纸,以防荷兰鼠冻着。想不到,我和母亲在看电视的那时候,只听“咔嚓”“咔嚓”的声音,我看过一眼荷兰鼠。简直“不看不清楚,看了吓一跳”。“它在吃纸。”我惊叫一声,随后竟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……
    直至有每天夜里,我刚想把荷兰鼠拿进去,这时候父亲说,今日就要它在外边吧。隔天,我早早地起了床,到阳台上找了大半天,還是沒有寻找。我站到栏杆上往下看,看到荷兰鼠竞掉在二楼摔去世了。我不禁叫半个声……“下一次看到再让你买。”母亲安慰道。这时,眼泪已模糊了我的双眼。我哭了好长时间好长时间。
    荷兰鼠我的盆友,荷兰鼠我的好小伙伴,荷兰鼠我的好知己。我至今还思念我那逗人的、讨人喜欢的荷兰鼠。
 

赞助推荐